黄色香蕉包小胖胖

emmm我也画画技术不好,拍照技术不好
最近这段时间处于“画什么呢,小吉吧!画什么呢?最原吧!”
爱他们

无题.王最短片

总统小吉x画家最原
oocoocooc预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两千多字的脑残短片!能接受就请进!阴原警告!
(不喜勿喷)

夕阳照耀大地,有种梦幻般的美。
最原坐在阳台上,拿起桌子上的画笔,片刻后又把它放下。空白的画板相比起火烧云来说有点单调,就像他这个死板的人。
最原终一是一名画家,但爱好是推理。
自从被父母接回家以后,就被强制性的要求学习美术,如今成年了,也已经离不开画画了。但心里还是向往着成为叔父那样的侦探。
向往是向往,实践是实践,两个字之间的差距还是很大的。挂着“超高校级的画家”从才囚学院毕业的他,并没有这方面的才能,只是每天练习,比别人画的多就可以成长什么的,怎么看都不像一个有天赋的人,只不过是一个努力的普通人而已。
而且,那一届有两个关于美术方面才能的人,怎么看都会被对比的吧。安琪小姐是真正的“超高校级的美术委员”,自己只是普通人,这么对比就立马被狠狠的踩在脚下了,也不知道怎么和同学们交往,结果在高中几年除了画画什么也没有干,朋友也只有赤松同学一个,虚度了几年光阴,对他来说,干的最有意义的也不过是“观察”了喜欢的人。
大学刚刚毕业就被告知父母被车撞死,凶手却没有被抓到,听到这里,最原除了有点悲伤,剩下的都是像从笼子里逃脱的小鸟的那种愉悦,但马上发现在外面还有笼子。
画还是要画的,不然拿什么养活自己。多年培养的习惯大于了天性,最后他还是走向了美术的道路。
最原站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衣角,把深蓝色的帽子戴在自己头上,拿上钱包向便利店走去。
很神奇的,带上鸭舌帽的人似乎都认为别人看不见自己的脸,所以非常的有安全感。最原也有相同的感觉。这种感觉能让他把不知道哪里来的自卑感丢到一边去,挺直腰走路。
走进便利店,找到放寿司的架台,拿了一盒最便宜的寿司,付钱走人,以上基本是每一天都会发生的事,毕竟最原不会做饭,不出门也可以叫外卖,存款多就是可以任性。
今天是一本新版推理小说发售的日子,内容一直想画来着,之前因为太烦了就忘了,不知道现在书店还开着吗。最原提着塑料袋,现在是六点半了,平常这个时间书店已经关门了,最原打开手机屏幕,紫色的点点跟在蓝色的点点后。
最原终一满足的笑了,还在啊。
书店关门了,虽然在预料之中,但还是有点沮丧。
本来打算慢慢走在路上的最原,却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奔跑起来。
远处传来凄凉的歌声,最原站在雨中反过头去,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少女在雨中舞蹈,她的歌声优美动听,却给最原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明天我依旧是似梦非梦,让我就这样消失好了,因为这样……”
最原向少女的方向跑去,“要,要帮她才行!”
听到了吗,我要去帮她。
他口里喃喃,手中的塑料袋被丢在地上,帽子也被风吹到一边。
少年和少女在雨中凌乱,少女希望被拯救,少年选择拯救她。
但她拒绝了。
少女从桥上轻轻一跃,落入了河里。
少年也仿佛失去了理智,紧紧跟随少女想要跳下去,却被人拉住了手腕。
“喂,警察先生吗,在XX大桥这里有人想要殉情,请来一趟好吗?才不是骗人呢!呢嘻嘻~”
最原随着声音望过去,是王马小吉。
他摔开王马的手,大声叫到:“为什么不救她!你的话可以的吧!”
王马面无表情的看着最原,缓缓的说:“关我什么事,好玩吗,最原酱?”
意料之中让最原僵住了,雨伞打湿了他的全身,从他的脸颊边缘滑下,最原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他低下头,看到的却不是天,而是王马小吉那张没有表情的脸,紫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那是他的天。
最原没有等来警察,他甚至怀疑王马有没有知道打电话给警察局。他只有站起来,去掏自己口袋里的手机。
“滴——”
“警察先生,XX大桥这边有人自杀了……”声音很平静。

王马撑着一把紫色格子伞,看着最原站在雨里,丝毫没有想去帮帮忙的样子,他开始回忆……
刚刚开学时,在才囚学院里,王马认为最没有特色的就是最原终一这个人了,充满朝气的赤松同学,中二的梦野同学,高冷的春川酱!相比之下,拼命降低自己存在感的最原酱也太不起眼了吧!
“不感兴趣的人”这个标签在王马的心里一直是存在着的,但在他的生活中,能归纳到这个标签里的人太少了,就连某一个机器人都在“无聊了就去欺负一下吧”标签里。
改变他的看法的是在一个无所事事的午后,他从最原终一房间门口经过,无意中看见最原的表情,看到那个表情,他就忍不住笑了,那个专注的眼神,那个嘴角上扬到诡异的笑,太吸引他了。
听得赤松呼唤最原的声音,王马躲在一边,等最原走开看不见身影,王马才大摇大摆的走进最原的房间。
最原的房间有点乱,这是相比他的房间来说。
与别人的房间不同的,只是多了一个书架。
刚刚最原看的书还在床上,王马翻到折了角的那一面,书页上描述了一位侦探推理出来的杀人手法。
手法极其残忍,然而这都不关王马什么事。
王马把书摆回原来的样子,他环顾四周,画架就摆在书柜的旁边,他走过去看,画架上的纸是崭新的,刚刚换下来的样子。
书架上只有几本关于美术的书,剩下的都是推理小说。
素描纸的一角从床底露了出来,王马蹲下把它抽出,却带出更多素描纸。随便翻几张,纸上的千篇一律,人各种各样的死法呈现在素描纸上。最新的一张画的是一个人被冲压机压在身下的一瞬间,旁边写了几个字,“最喜欢你了,希望能你看到啊。”
纸上的人很想像他,应该说所有纸上的人都像他。
王马笑着,压低声音说,“最原酱还真是一个大变态呢~”
这还是王马第一次见到怎么会隐藏自己的人,平时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没想到是这样的。在心里默默地,把最原从 “不感兴趣的人”扯到了“值得观察的家伙”这个标签。
把房间整理回原样,王马离开了最原的房间,唯一带走的就是那张画,当然作为回报,王马也留下了一些小玩意。
餐厅里的最原对着赤松温柔的笑着,耳朵有点红,他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手机。
当时的校院生活还是那样,王马也没有主动去招惹最原,唯一改变的是王马比以前更喜欢待在房间里了。

到现在,王马看着站在雨里的最原捡回自己的帽子拍了拍,把塑料袋丢入垃圾桶,走到自己旁边,把他的伞拿过。
“有时候骗骗人也蛮好玩的,怪不得你这么喜欢骗人啊,王马君。”
“最原酱不会是看到我了吧!”
“嗯。”
“这么相信我会来拉住你?我可是抖S总统哦!”
“不啊,我可不相信。我只是想你都监视我这么多年了,应该不会让我死吧。”
“呢嘻嘻~彼此彼此啦最原酱!”
“以后干脆来我家住吧,这不是更方便吗。”
“同居play吗?好啊~”
end.
想说的话:
最原背景设定是最原小时候被父母接回家了,父母设定是现在不怎么出名的画家,觉得自己没有希望了,就想把最原培养成大画家什么的。但是最原不喜欢绘画,虽然为了讨父母欢心还是学习了美术。从小学习美术所以水平达到了“超高校级”,但实际上在这方面没有什么天赋。只要有机会就会去书店买侦探小说,疯狂沉迷这个,喜欢上小吉的契机是因为小吉骗子的人设好像他喜欢的一本小说里的侦探。
(最原:表面新设表面新设)
“以后干脆来我家住吧,这不是更方便吗。”这句话可以理解为,同居吧,以后咱两都不用用监视器见面了多方便啊。
妹子的死成全了两个看起来很吊实际上就是不敢告白就是要监视对方即使知道他喜欢自己的人,某种意义来说,如果小吉没有在后面跟踪,阴原都不会去看妹子一眼……
谢谢观看!(不喜勿喷)

无题.王最

甜品店老板小吉x侦探最原
这是一个几百字的爽文,大概是平行世界里的最原方面的初遇吧。

从警察局走出来的最原终一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最近实在太忙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杀人犯呢?
抱着今天早上在书店买的新版福尔摩斯探案集,无视前往家的楼梯口,直径走到了街道尽头小巷里的一家甜品店。
dice甜品店,这家店还是最原刚刚来到东京迷路时误打误撞找到的,没有建在繁华的商业街而是几乎无人来往的小巷里,不是没钱就是店主钱多无脑开着玩的,但它的欧式装潢就是吸引了最原走进去。
这家店的甜品不怎么样,咖啡倒是非常棒,让喜爱咖啡的最原只要有空就会来这里点一杯咖啡在这里做一个下午。
捧着书,推开店门,坐在柜台后的并不是平常待在这儿的金色长发少女,而是一个紫色头发的少年,少年有一张令人惊艳的娃娃脸,他趴在柜台上睡着了。
最原坐到角落的沙发上,等待着少年的醒来。
他本来是这么想的。
在他坐下的那一个瞬间,少年就抬起头来,脸上挂着一个大大的笑,他说:“一杯咖啡,对么?”
最原愣了一下,接着点点头。
他看着少年熟练的从架子上拿出咖啡豆,开始磨咖啡……没过多久,一杯咖啡就被放在最原前面的小方桌上。
最原毫不犹豫的拿起咖啡杯,对着杯边吹了几口气,喝了一口。比之前喝的还要好喝几倍,感觉疲劳都被消去了一半。
少年眯起他紫宝石似的眼睛,笑着说:“好喝吧,里面加了我的血哦!”
最原差一点就吧嘴里的咖啡吐了出来,但立马反应过来,“嗯……骗人的吧,我刚刚可是看着你做咖啡的。”
“呢嘻嘻~就是骗你的哦!这可是我为了某个重要的人特地去学习的手艺呢~”少年坐到最原的对面,“我叫王马小吉。”
最原对王马微笑,他并没有选择去问那个所谓的“重要的人”,而是向王马报上了自己的名字,“王马君你好,我叫最原终一。”
“哈哈哈哈哈哈小最原真蠢!你就不怕我说的是假名吗?就这样把名字告诉我!”本来是最正常不过的事,王马却像磕了药似的大笑了起来。最原都不知道王马是怎么想的那里去的。
最原想说些什么,却被王马阻止了。
“我叫王马小吉,最原酱以后请多多关照!”
“王马君……我叫最原终一,以后多多关照?”
最原感觉这段时间可能会不好过了。